比太阳还耀眼的妮

抖森糖妮国儿大野智一生推。all铁all不解释。all智all!!欧美cp吃吃吃,偶尔开点神奇的脑洞,这儿丧病无节操,

随手涂的领哥,人体练习的时候偶然发现这个动作适合领哥2333

鸢酱的点图!虽然理解出了点差错233333 @3104面包くん

不知不觉100f啦!谢谢各位支持♥。无以回报就开个小点图吧!不嫌弃我的幼稚园画风的话23333

[吉榎]


33实力在作死的大道上撒蹄子狂奔!

只要作不死,那就继续作!by吉本荒野

【吉榎】吉本荒野教你如何作死

人物ooc,文笔渣。

就是突发奇想的脑洞。





“吉本荒野那个混蛋,是出轨了吧。”

 

五分钟前,青砥纯子风风火火的跑进榎本径的办公室的和榎本径说见到吉本荒野搂着一个女人,还当众亲吻了的事情,然后说出了上面的话。而榎本径眼都不眨的继续开他的锁,像是出轨的不是他的男友一般。然而如果把时间往回调并放慢4倍速的话就会发现榎本径开锁的手停顿了一下,但时间不可能倒流更不可能放慢,所以青砥纯子无法理解榎本径的无动于衷:“我说啊,你们两个是情侣对吧?吉本荒野不是你的男朋友吗?!你男朋友出轨了哎?!要告他吗?芹泽老师会漂亮的帮你打赢官司的!”

 

榎本径终于把手上的锁打开,小心的放置好后才开口:“情侣出轨并不能起诉除非诈骗,而且,”榎本径凝视着放好的锁,“吉本荒野是不可能出轨的。”

 

“哎?为什么?我可是亲眼看见吉本荒野亲吻别的女人!要不是当时人太多他又消失得太快我绝对会上去狠狠的打一巴掌了。”青砥纯子想起当时看到那个场景还是觉得很火大,对着空气狠狠的挥了几拳。

 

“吉本荒野不会出轨。”“为什么!我看到了他出轨现场哎!”“吉本荒野不会出轨。”“我看到了哎!现实摆在眼前!榎本桑你要面对现实啊!”“吉本荒野不会出轨。”“所以说到底为什么啊!”“吉本荒野不会出轨。”

 

重复了好几次这样无意义的对话后,青砥纯子也放弃了和榎本径争论,而是把榎本径当成不想让别人看见自己难过而不断逃避现实。带着这样的误会,青砥纯子面带同情的看了一眼榎本径,语气也变得小心翼翼起来:“总之,不管是不是出轨,榎本桑最好还是搞清楚吧。如果需要我的话,随叫随到!我可是站在榎本桑这边的!”“谢谢,但吉本荒野不会出轨。”青砥纯子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好好,吉本荒野不会出轨行了吧,总之要是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的一定要叫我,我还有事,先走了。”看了一眼又在捣鼓锁的榎本径,也没指望这人能回应自己,拎上包就蹬着高跟鞋风风火火的走了。

 

“吉本荒野是不可能出轨的。”又一把锁被解开,榎本径盯着桌子上的锁,“钥匙可是在我这。”

 

 

 

吉本荒野打开家门的时候就看到榎本径坐在沙发上发呆而不是玩锁,这就很奇怪了。吉本荒野敏锐的察觉到危险的味道,想了一下自己最近做了什么能让榎本径有这样的举动,也只有那件事了。

 

随手把包包丢在桌子上,蹭到榎本径身边挤着坐下:“阿径~~~今天不玩锁了吗?哎呀真是稀奇,是专门等我回来吗?”随手拿起茶几上的仙贝放进嘴里,“阿径莫非是因为最近我比较忙没怎么陪你而生气了吗?哎呀果咩捏,我最近真的是太~~~忙了,生气了吗?真的?骗人的吧?真的生气了?”“吉本荒野。”榎本径突然扭头看着噼里啪啦说个不停的吉本荒野,因为太过突然把吉本荒野也吓到了,不过也只是吓到了一瞬间。“是~是~所以说阿径果然是生气了?那今晚好好陪陪阿径怎么样?”“青砥说看见你在大街上和一个女人亲吻了。”榎本径没理会嬉皮笑脸的吉本荒野,盯着吉本荒野的双眼平淡的说出了对方出轨的行为事实,仿佛那个出轨的人是别人的男朋友一样。“啊,被看到了啊。这可真是不妙呢,阿径认为我出轨了吗?哎呀该怎么办呢?先说好我不接受分手哦~人家不要分手啦~”吉本荒野听到这个消息根本没有慌乱,更像是早就知道榎本径会这么说一样仍然在榎本径面前嬉皮笑脸的。

 

“不,我不认为你出轨了。应该说,你是故意的吧。故意蹭了一身女人的香水味回来,故意凑到我面前让我闻到,故意变得早出晚归,故意不碰我,看我没反应又故意算好时间专门让青砥撞见你亲吻别的女人的画面好向我报告。做这么多,你到底想干嘛。如果是要分手,不过一句话的事情,不必这么麻烦你也不会搞这么大一通。而对别人感兴趣又舍不得我,想脚踩两条船也不是不可能,但是,我不认为你最近的行为是有了另外感兴趣的人,或者说,更像是连感兴趣的事都没有,所以才想给自己找点乐子。”

 

“真不愧是阿径,看穿了我的意图了呢~没错我就是故意的。人家就是想看看阿径吃醋的样子嘛~可惜阿径一点反应都没有,难道是我这个男朋友做得太失败?真是太失败了。”吉本荒野被揭穿了真实意图也不介意,说到最后的时候还装作很失落的样子低下头撅起嘴。

 

榎本径看惯了吉本荒野的把戏,早就免疫了。趁吉本荒野还在那里伤春悲秋的时候,榎本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回到了卧室。等吉本荒野伤感完了后抬头一看,眼前哪里还有榎本径的影子。

 

吉本荒野想进入卧室,却发现卧室被锁上了。这可真的是大麻烦了啊。

 

“阿径~给我开下门呗~”

……谁要理你。

 

“阿径~你老公就要冻死在门口啦!”

……少来,卧室门口又不是家门口,再说现在是夏天就算把你丢出家门口撑死也就热死你。

 

“阿径真的不打算理我了吗?”

……又来了,假得让人一下子就能听出来的哭腔。

 

“阿径我知道错了,开下门好不啦。”

……呵呵。

 

“阿径难道都不想我的吗?!我们都一个星期没做过了哎!我忍得可是很辛苦的!”

……呵。

 

“阿径~~~~”

 

榎本径把耳机带上,被子拉起来裹住自己。会认为吉本荒野能给自己合理的解释并认真道歉的自己才是傻子吧。叹了口气,榎本径决定安心睡觉不理会门外的人。反正也没指望能拦得住他多久。

 

吉本荒野今天也一如既往的在作死的大道上撒蹄子狂奔着。


鬼使神差【山组】

鬼使神差的番外

对了跟你们说下文中翔哥哥和智智的人设形象啊,翔哥哥是狼人,有耳朵尾巴獠牙那种,平时没事就装小奶狗。智智是黄毛刺猬头的形象,性格恩。大概女王?早年美智子?自由不羁?总之很复杂就对了2333



无证驾驶被交警抓住啦!



鬼使神差[山组]

今天超开心。被一群太太包围了!还被一群小仙女大仙女们包围了!开心的跑来二更了!

还是那句话,小学生文笔,人物ooc。接受无能请点叉。
喜欢请点小心心♥
感谢给我小心心的gn小天使们(*/ω\*)爱你们。

伪装成小奶狗的大尾巴狼翔哥哥赖上人类智的故事。

--------------------------------------------------------

7.
樱井翔是被食物的香味弄醒的。醒过来的一瞬间就察觉到自己身体像被乱棍殴打过又丢到大卡车底下碾压过的酸疼,动一下手指关节都是傻逼不要再动我的身体警告。不能动弹只能双眼盯着天花板发呆回想到底发生什么事。

我迷路了。下大雨了。我找了个屋檐躲雨虽然并没有什么卵用但雨太大了还是得将就。雨太大了根本走不了破屋檐也挡不了雨全身湿透。然后呢?昏迷之前有个人靠近我来着。那么我是在这个人的家里了。印象中身影好像挺娇小的。哎呀看这个房间的整洁度和装扮说不定捡到我的是个娇小可爱的女性呢!

莫名兴奋的樱井翔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没发现卧室门被打开了。

8.
大野智端着粥走进房间的时候就发现床上的人醒了,而且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耳朵抖动的频率很可怕。既然人醒了那还是不要贸然靠近吧。大野智咳嗽两声终于让沉浸在自己思维的人注意到房间里还有一个人的存在。

然后就看到床上的人明显被吓了一跳,身体像死鱼一样抖动了一下然后就痛痛痛的哀嚎起来。被这种情景逗笑的大野智毫不掩饰的fufufu笑起来。

9.
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丝毫没意识到自己现在就像个hentai的樱井翔被房间里突然多出来的声音吓得要死。不过他本来就不是什么胆子大的人,恐高怕鬼还馋嘴,也是没救了。

虽然被吓了一跳但樱井翔说自己没在怕哦!顺着笑声看去,是一个有着面包脸可爱娇小的男子……等等,男的?!被不能结识可爱的小姐姐悲伤现实打击到,樱井翔失落了一下,但很快又被食物的香气勾得不住抽动鼻子,肚子发出响亮的声音。

9.大野智也不是很懂这个人为什么突然失落,两人面面相觑的时候,咕噜噜的响声充斥在安静的空气中。大野智看着面前略显窘迫的人突然觉得心情很好,连刚才被二宫骂的狗血淋头的事都忘了。

你睡了一天了。我把你带回来的时候你好像在发烧,但你具体的生物种嗯…我也不是很清楚你到底有没有发烧,自作主张给你吃了退烧药,没事了真是太好了。我熬了点粥,你先用点吧,午饭的时候再给你做点别的。还有,你这么坐着你的尾巴不要紧吗?

说完这段话后,就看到床上的人吓了一跳然后才察觉到什么似的呲牙咧嘴的把自己的尾巴从屁股底下拔了出来。

10.体谅面前人的窘迫,大野智在床头柜放下粥后就想离开房间,却被叫住了。大野智看着床上有点扭捏的人不解的歪了歪头。

阿诺,我叫樱井翔,昨天谢谢你。

樱井翔自我介绍完毕后附赠了一个大大的,看起来有点傻的笑容,配上圆溜溜的眼睛和头顶不停抖动的耳朵,大野智不得不承认他被击中了。

牙白,这么可爱是犯规的。

不用谢。我是大野智,那我叫你翔君可以吗。

当然可以,那我就叫你智君,可以吗?

啊,可以的。

大野智软乎乎的笑了起来,指了指桌上的粥。

快吃吧,先垫垫肚子。

11.
樱井翔被这个笑容击中了!

太可爱了!我发誓这是我见过最可爱的!没有之一!小姐姐都比不上!

虽然很想和大野智再多说几句话,但目前还是填饱肚子比较重要。樱井翔搅了搅碗里的粥,看似平淡无奇的白粥却散发着诱人的香味。舀起一勺吹了吹放进嘴里。

烫烫烫烫烫!!!

虽然因为急躁烫到了舌头,但樱井翔还是坚强的把粥吞了下去。粥好吃得几乎让樱井翔忘记被烫到隐隐作痛的感觉。

这是…鸡粥?

是的哦,用过滤过的鸡汤熬的。这可是我朋友教给我的方法呢,好吃吧fufu。

樱井翔看着面前得意洋洋的人,暗自想着,你看起来更好吃。面上却不显,还是一脸惊奇的点头附和着大野智的话。

12.
正在侃侃而谈的大野智突然觉的后背一凉,想被什么东西盯上一样,然后又觉得是自己神经质了,继续和樱井翔聊天。看着樱井翔吃完了粥,大野智站了起来去收拾碗筷。因为和樱井翔靠的太近,而樱井翔头顶的耳朵又因为紧张不停抖动着,大野智一个没忍住就上手揉了一把耳朵又捏了捏。樱井翔被吓到发出了呜的一声,瞪圆了眼睛看着大野智。

啊抱歉,一不小心就摸上去了。真是对不起。

大野智没想到樱井翔反应会这么大,反应过来自己做了很失礼的事,赶紧道歉。

啊,不要紧的,我就是有点被吓到。那个,你不害怕吗?

大野智不解的看着樱井翔。

就是,我有耳朵和尾巴这件事。怪物才会有这种东西吧?

说到这句话的时候,樱井翔的眼神明显暗淡了,大野智皱了一下眉头。

怎么会呢,我觉得翔酱的耳朵和尾巴超可爱的。

说着又上手揉了揉手感很好的耳朵。

这次樱井翔倒是没躲,就是耳朵红了。

鬼使神差[山组]

伪装成小奶狗的狼人翔哥哥赖上人类智的故事

文笔小学生,人物ooc,接受不了请直接右键叉叉。
喜欢请给小心心♥

先丢上来试试反应,反响热烈的话,大概,会,粗长一点?
更新随缘。

1.
啊,麻烦上门了。

大野智在大雨中打着伞停留在楼梯下盯着屋檐下的瑟瑟发抖的人形生物内心天人交战。

2.
狭窄的屋檐根本遮不住磅礴的大雨,豆大的雨珠毫不怜惜的打在努力把自己缩得更小躲雨的人身上。湿透的衣服贴在身上带走了身体散发的仅有的少的可怜的热量,留给身体的主人无尽的寒冷。

觉得自己就要死在这场大雨中的樱井翔突然发现自己最大的遗憾是还没吃到荞麦面,这个想法莫名的给了他一点力量让他意识稍微清醒了点。

感觉到了有人靠近,樱井翔努力让自己快要晕过去的脑袋运转,然而无法聚焦的眼睛只能勉强看到一个黑色的人影。察觉到面前的人挣扎了之一下还是要视而不见离开的的意图,樱井翔发出了小奶狗一样的可怜巴拉有气无力的哼哼,努力摆出无辜脸用失焦的眼睛做出上目线看着面前人的方向。听到那人叹气一声后还是向自己走过来的举动后才放下心。

憋着一口气突然泄气的后果就是樱井翔晕倒了。

3.
刚走到瑟瑟发抖的人面前想说点什么那人就晕倒了。大野智大眼瞪小眼哦不对是他自己瞪着面前放心晕倒的人五秒后鬼使神差的拖着这个人回了家。

费力拖着重的要死的人淋着雨上楼梯,大野智也不明白自己为啥不把这人丢在那个角落让他自生自灭。

md,猪吗,这么重。

带着个沉重物品站在家门口,大野智面无表情气喘吁吁的嫌弃了一把在门口旁边摊着的人。但还是打开了门把这只猪拖进了门里。

4.
扒皮丢热水里洗洗刮刮毛下锅。本文完。

5.
好吧我开玩笑的。

6.
虽然大野智真的很想自己拖回来的真的是只能吃的猪。但眼前把他的家弄的湿哒哒的人显然连一丁点妄想成真的可能性都不会给他。最后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的大野智还是找出了一套以前表弟留下的旧衣服,把这人拖到浴室洗洗刷再换上衣服丢在床上。

这时床上的人突然不安分的扭动身体,面色潮红,嘴里不住的发出小奶狗特有的哼唧声。大野智想这人应该是发烧了,正想用手背测一下温度时,床上的人的变化让他目瞪口呆!

妈妈你只告诉过我兽兽杂交可以生出带有两种生物特征的孩子,但你没告诉过我人兽也能杂交还能生出人兽孩????

大野智盯着床上的人的耳朵发呆。是的,床上的猪哦不对人长出了两只灰色的,毛茸茸的,还不时抖动一下的耳朵。

这是狗耳朵吧。原来这人不是猪啊。

研究了好一会突然出现的耳朵后大野智才被床上难受的直哼哼的人唤回神。

这情况要是放在正常人身上肯定都烧成傻子了。

大野智纠结的盯着体温计上的55.8。

妈卖批的这瓜娃子到底烧没烧啊。

看床上的人难受的样子,大野智决定还是把这个温度当发烧好了,希望这人不会被烧成傻子。

那问题来了。这到底是人还是狗还是人狗或者狗人啊?能吃人类的药吗??不会死吗???不管了死马当活马医吧。

阿弥陀佛,死了别来找我我尽力了。

tbc.

[宫大]霸道总裁和洗车小工的湿身诱惑

小学生文笔
情节弱智
人物occ
接受无能请点×或者返回

宫大

霸道总裁和洗车小工的湿身诱惑[又名打工仔上位记]

虾饺x打工仔尼

 

   “啊,鲛岛社长!您的车是出了什么问题吗?”鲛岛零治盯着一张一合的猫唇发呆,偶尔能从缝隙中窥探到粉色的舌头。亲上去会是什么感觉呢?鲛岛零治出神的想着。“鲛岛社长?鲛岛社长?”被喊声突然惊醒的鲛岛零治回过神来就被眼前突然放大的脸吓到,“…啊,那个,不,车很好,没有出问题,这次过来是洗车的。”镇定了一下,鲛岛零治搬出社长的样子吩咐着眼前的工作人员。如果忽略发红的耳朵的话,强装的镇定还是很像的,工作人员也就是二宫和也瞟了一眼稍微隐藏在头发下发红的耳朵,玩味的笑了一下立马又恢复正经工作人员的样子对面前的人说:“好的,是只洗车身还是连着内里一起清洗呢?”双眼紧盯面前强装镇定的人。鲛岛零治被二宫和也目不转睛的盯着而感到很不自在,但又不好意思说出来,只能含糊的快速说:“只洗车身就可以了。”欣赏够鲛岛零治别扭不安样子的二宫和也终于移开了紧盯的眼神,用工作这么久从没有过的认真语气说:“好的,只洗车身的话10来分钟就可以了,鲛岛社长可以在一边稍等一下。”“哦,好。”在二宫和也的视线移开后暗自松了一口气又隐隐失落的鲛岛零治走到一边坐下。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个位置正好能看着二宫和也洗车的样子,鲛岛零治不由自主的就盯着二宫和也发起呆来。

    换上连体无袖工衣的二宫和也提着喷枪站定在车前开始工作。全程不和一旁坐着的鲛岛零治有任何视线交流,仿佛沉浸在工作中不知道有人紧盯着自己身体不放一般。然而,真的不知道吗?二宫和也在背对着鲛岛零治的时候玩味的笑了笑,决定再加一把火,看鲛岛零治能忍到什么时候。

    鲛岛零治紧盯着那白花花的手臂随着喷洗的动作而展露的不算明显的肌肉线条,还算贴身的工衣随着动作的变换而显出的身体曲线,侧脸鼻尖上的汗水,认真的眼神,抿着的唇……亲上去是什么感觉呢…想的出神的鲛岛零治不自觉微张嘴唇,略微能看到粉色的舌尖。

   没发现自己现在的神态有多么诱人的鲛岛零治光顾着盯着眼前的人出神,自然也没注意到二宫和也往这边看了一眼后瞬间危险很多的眼神。又是这种不自觉的色气,这个人究竟知不知道自己有多诱人。二宫和也不知为何突然有些生气,回想起鲛岛零治之前过来时的样子又不由得想笑,恐怕这个人还以为自己盯人的行为掩饰得很好吧。真是的,根本不懂的掩饰嘛,直勾勾的盯着别人的脸看,而且还是带着自己都不清楚的欲望,看吧,脸上写满了想被我亲呢。背对着鲛岛零治,二宫和也的脸上褪去伪装出来的严肃,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容。这人习惯了发号施令,看样子平时也是个不开窍的愣子,虽然是自己喜欢的款但看着就是个麻烦正犹豫要不要出手呢,没想到这人居然也对自己产生了欲望,那就没什么好犹豫的了。但又不能主动出击,这人脸皮薄,怕是会吓跑,只能一点点从旁侧击加深那人对自己的欲望,布局了这么久,看这三天两头跑过来的样子,猎物很快就要上钩了,再加一把火吧。二宫和也转了转眼珠,看了眼手上的喷枪有了主意。

    只见二宫和也假装手上沾了泡沫不慎让喷枪打滑掉在车头上,喷了自己一身水。“哎呀!”二宫和也小声惊呼,余光瞟到鲛岛零治紧张的站起来然后快步走向这边:“…你先去换个衣服吧。”“啊那个,一不小心手滑了,还好湿的不严重,先把社长您的车洗干净,不碍事,您再等会,我把泡沫冲掉就好。”二宫和扬起笑脸朝鲛岛零治摆摆手,然后把被打湿贴在额头上的头发撩到脑后。

    鲛岛零治盯着原本在二宫和也下巴上水珠因为人扬起的动作而顺势流下,划过小巧的喉结,精致的锁骨,最后消失在被衣服遮挡的胸前,下意识吞咽了一下口水?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后不自在的咳了一声,走到一旁等着。本想四处打量一下的视线在不经意落在二宫和也身上后再次定住,盯着因为衣服被水打湿贴在身上而曲线毕露的腰线,胯下明显的一大包,再看那人的动作,怎么看都觉得带着一股色情的意味。想把衣服扒下来,舔掉那些水珠…脑海中突然产生了强烈的欲望。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的鲛岛零治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对眼前的人产生了欲望,这对鲛岛零治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东西,毕竟他虽然没谈过恋爱,但也不是毛头小子,还是有那方面的经验的。虽然还是第一次对一个男人产生欲望,不过鲛岛零治瞬间就接受了自己的这种想法。正好这个时候车洗好了,鲛岛零治看了一眼面前笑嘻嘻的二宫和也,大脑稍微一转就知道这小子对自己也有意思,今天的举动估计也有故意的成分,还真是狡猾的狐狸,不过算了,既然挑起了火,那灭火也是理所应当。两人心照不宣的对视了一眼就知道对方都已经了解自己的意图。

     “今晚8点,鲛岛酒店3104。”